9358未解之谜资讯网
当前位置首页 > 灵异事件 > 解放前夕震惊上海的离奇碎尸案 别墅前惊现32段尸块 成为历史悬案 正文

解放前夕震惊上海的离奇碎尸案 别墅前惊现32段尸块 成为历史悬案

2021-04-28 06:01:24 灵异事件 灵异事件

1949年3月22日,在位于上海徐家汇谨记路(宛平南路)456号齐鲁别墅后门,发现了一件当时震动上海滩的离奇碎尸案。


当时共发现了用油布和旅行袋包裹好的大大小小共32块尸块。死者的头颅、内脏、手掌、脚趾等并没有与这些尸块一同被发现。这些尸块现已用清水洗净,包内并没有一丝的血迹,皮肤和肌肉的色彩也非常新鲜,最让人感到奇怪的是,尸身皮肤上的汗毛,居然被刮得干干净净,一根也没有留下。


当时警方接到报案后,马上对尸块进行了查验,并派出警力四处调查死者的身份,以及被杀原因。


QQ截图20210427093353.png

依据首先发现尸块的齐鲁别墅看门人李长安所述,3月22日清晨6时许,当他走到别墅后门口的时候,发现门外地上放着一个油布包。起先他以为是邻近居民丢弃的婴儿,并没有留心,后来又在距离油布包约五六米远的小沟内发现了一只旅行袋。他先把旅行袋捡起,翻开检查,发现袋子里居然是一段段像蹄髈相同的肌肉。因此他又把油布包翻开,不料包内居然全是被肢解的人体上半身肌肉和骨架。


于是李长安匆促把整件作业向自忠路的山东同乡会进行了汇报,随后由同乡会向差人分局报案。


警方接到报案后,司法股当即派出技术力量前往现场进行勘测。由于案情严重,当时的上海差人总局也派出了法医梁翰博士、命案股孙振英、摄影股方梅发等三人协助差人分局查验尸身和拍照现场相片。


梁翰博士在案发现场将尸块按照人体结构进行了从头凑集,发现尸块残缺不全。这次所发现的尸块有“颈部一段、颈下连骨背肉一段、背部中段一块、腰下臀部一段、左上臂一段、右上臂一段、左右大腿上部各一段、以膝盖为中心上下数寸之左右腿肉各一段、左右小腿各一段、左右足共砍成五块、心脏一只、肾脏半只、胸肌二块(上有男性乳房)、其他碎肌骨共十块。至于短少的部分有:头部、左右二肩、前胸骨、腹肌、内脏、上臂半段、左右手掌及手指、大腿一段、左右足趾、生殖器等11部。”


依据法医梁翰博士的推断,一部分尸块是用刀割断的,一部分是用锯子锯断,所以肌肉和骨骼被切开的地方十分整齐。此外死者身上没有受伤的痕迹,由于可判定死者一定是生前先被谋杀,然后凶手再把尸身进行了肢解。死者的年纪在32岁左右,体重约在160磅以上,逝世时刻不会超越两天。由此得出死者的体魄相当健壮,并且依据脚跟的纹理判断,死者并不是从事苦力等重体力劳动的男人。


依据警方的通报,在包裹尸块的油布包内,还发现小孩的丝棉裤一条,女棉旗袍一条,小孩棉被一条、破旧棉被一条、华面绿底女短裤一条和一张去年12月14日的报纸。一起警方在棉裤的裤管里,搜出一张长约一寸半、宽约三分的小纸条一张,上面用六号字印有“人之有仇于我可忘不可念”等11个小字。


警方经过研判,这些被碎成32段的尸块,上海并非本案的发生地,而是凶手在外地作案后移尸上海进行了抛弃。理由是尸块中短少内脏,由于内脏有血水,带着转移不方便,容易引起别人怀疑。凶手将尸身分段处理,就是为了便于转运。包裹尸块的布袋,是便条布,这种布当时在上海并不常见,相反在外地很是流行。包内还有医用棉花,没有纱布,棉花不是上海市内各药房所出售的。


警方以为凶手应该了解医学解剖学,要不普通人即便使用刀斧堵截骨血,也绝不或许如此整齐,显然凶手对人体结构的了解远高于常人。即便不是从事医学作业,也应该从前接受过医学相关的教育。


由于案情严重,当时的上海差人局长毛森也极为重视。上海警方每天派出15个小组,分头举动前往各个方向去查找线索。但始终没有取得实质性的发展。


为了可以赶快破案,当时上海警方还发出了赏格公告,凡是提供线索协助警方捉拿真凶,破获碎尸案,将获得金条五根,重达50两。


在一边揭露重金赏格征集破案线索的一起,上海警方还将死者的皮肤、肌肉、骨骼的形状。死者的或许年纪、身高、体魄等相关信息向京沪、京杭铁路沿线的差人局发出了协查函,期望各差人局可以随时注意本辖区内符合死者特征的失踪人口。


尽管当时的上海警方为了侦破这起当时的第一大案,投入了很多的人力物力,四处寻访,乃至还闹出了不少乌龙事件,但最终仍是没有可以取得重要发展。齐鲁别墅门前所发现的碎尸案,也就此成为了一桩永久无法破解的刑事悬案。